紀實首頁 > 警事 > 紀實
禁毒風暴
一一公安部督辦特大跨國販毒團伙案偵破紀實
2015-11-01 08:04 | 來源:啄木鳥 | 作者:李榮軍

 

 

大錘敲開運毒車

  2013,隨著造城運動洶涌而來的浪潮,公路、地鐵、橋梁、樓盤建設和大規模的危舊房改造,上千個工程把綠城南寧變成了一個大工地,道路時常擁堵不堪,霧霾也隨著環境的惡化逐漸露出了猙獰的面目。有人在網上發了一則笑話,說某位領導坐飛機到災區視察,經過南寧上空以為到了,他看到的只是大片的工地和上下班高峰被堵在路上的人流。

  從郊區沙井大道進入南寧快速環道的收費站口,這一段路經常堵車。有人在周圍打出“帶路”的牌子,專門帶那些被改道弄得暈頭轉向的外地司機進城,這竟然也成了附近農民致富的門路。

  過去,沿著這條路直走經過壯錦大道,二十分鐘左右就到市區了??墒乾F在整條道路施工改造,必須繞道前面的龍光普羅旺斯小區,從另外一條路進城。這條路不是主干道,僅容得下兩車并排通行,而且路況不佳,夏天的南寧多雨,使得這條路更是坑洼難行。從這條路進城,需要折騰四十分鐘左右。過往的司機和旅客自然非常窩火,經常上網“吐槽”??墒菍τ诰靵碚f,這里卻是抓捕犯罪嫌疑人的絕佳場所。

  622日凌晨五時,天剛蒙蒙亮,這個收費站旁邊就停了兩輛車,車上幾個疲憊不堪的緝毒民警死死盯著收費站的路口。

  “叫你們準備的東西帶來了沒有?”正在察看地形的南寧市公安局禁毒支隊支隊長李南彥摸出一根煙點上,神態依舊像平常一樣從容不迫。

  “帶來了。”二大隊大隊長吳曉寧叫民警亮出了家伙,那是兩把專門用來碎石的大鐵錘,這個大家伙黑魃魃的,上面還抹著一層油。李南彥支隊長叫他們買這個東西的時候沒說原因,不過他們已經猜到了幾分。

  李南彥決定把突擊抓捕任務交給二大隊。半年以來,二大隊一直全力以赴追蹤這個案件。每個月的例會上大家匯報工作,其他大隊偵破的案件都不少,多的達到幾十起,但二大隊說來說去就是這個案件的進展情況。由此,二大隊的民警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如果這個案子搞不出名堂,他們這一年的工作成績就無從談起了。

  “這個路段車速快不起來。等會兒嫌疑車輛過來的時候,我們幾輛車前后一夾,你們幾個立即沖上去,用鐵錘從兩邊砸擋風玻璃,把犯罪嫌疑人拖下來制伏,不能給他們頑抗的機會。”李南彥交代任務。

  “明白。”吳曉寧笑了,這個方法在教科書上是絕對找不到的。

  針對在公路上攔截嫌疑車輛時經常出現的問題,李南彥想到了這個簡單實用的辦法。近幾年,緝毒民警在公路上攔截嫌疑車輛,經常遇到暴力對抗,有的鎖住車門、車窗不肯出來,有的犯罪嫌疑人直接沖卡,還有的甚至持槍頑抗。

  20111024,一輛運毒車輛在崇左市大新縣古潭收費站被警方堵截。當地民警以為對方已經是甕中之鱉,有些大意,兩個民警從兩側包圍,一個實習民警準備打開車門將對方拉下來。不料毒販李林隔著玻璃就是一槍,打中一名民警的面部,隨后迅速換上子彈,又將另一名民警的手臂打傷。民警們出來得比較匆忙,大多沒有帶槍。毒販則殺紅了眼,再次換子彈,將坐在警車里的一名民警打傷,隨后駕車逃離現場。警方緊迫不舍,毒販無路可逃,闖進一戶居民家中,劫持了兩個孩子作為人質企圖負隅頑抗。大新縣公安局政委許光文冒著生命危險孤身一人上前與毒販交涉,毒販終于同意釋放人質。兩個孩子安然脫險,但毒販在釋放人質后開槍自殺了。

  受傷的三名民警中,兩人輕傷,另一人卻傷到了眼睛,經過輾轉治療,才恢復了一點兒視力。所幸毒販使用的是自制的小口徑手槍,無法連續射擊,而且殺傷力不是很大,否則后果可能更嚴重。

  2011,南寧市公安局禁毒支隊在攔截運毒車輛的行動中,也有幾名民警不同程度受傷,教訓極為沉痛。禁毒支隊領導高度重視,特別是大新縣這起武裝販毒案件發生后,他們更加意識到民警規范辦案和自我防護的重要性。每偵破一起毒品案件,支隊領導都會組織辦案民警認真分析研究偵查過程中的所有細節,及時發現問題,總結經驗,制訂最安全最有效的抓捕措施,在實踐中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這兩年辦案民警受傷情況明顯減少。

  其實辦案老手都知道,抓捕毒販時情況瞬息萬變,民警采取的措施也不可能像教科書那樣中規中矩。用鐵錘砸窗這種辦法,看似老土,在實戰中卻簡單有效。

  此時,在收費站路口的廣西壯族自治區公安廳禁毒總隊邊境偵查支隊支隊長潘毅這個組也正十分焦急地等待著,連續幾天幾夜的守候,神經都繃得緊緊的,絲毫不敢松懈,所有的民警都折騰得夠戧。身材魁梧的潘毅眼圈發黑,明顯是睡眠不足,但他的精神依舊高度集中,眼中還隱隱透出按捺不住的興奮,像是一個守候已久的獵人終于等來了獵物。畢竟,這個案件他們已經艱苦經營了兩年多的時間,今天眼看就要收網捕魚,將這個跨國販毒團伙一網打盡。這種關鍵時刻,就是再苦再累也必須堅持住。

“紅色轎車出現了!”民警呂華說。

  這是一輛掛著南寧市臨時牌照的紅色馬自達轎車,車上就一個人。停車交費的時候,穿紅色上衣的中年駕駛員眼神呆滯、動作遲緩,顯得十分疲憊。紅色馬自達通過收費口,向市區方向行駛。潘毅叫民警迅速開車跟上,同時通知在前面攔截的李南彥。

  紅色馬自達行駛了兩三公里,就上了那條狹窄坑洼的小路,車速明顯慢了下來。專案指揮部根據現場民警的情況報告,果斷下令動手。兩輛辦案車輛從左右包抄,馬自達內的紅衣男子一看情況不對,立刻掏出手機,突擊民警舉著大鐵錘撲過去,左右各一錘,將馬自達的車窗砸碎,紅衣男子被迅速控制,民警給他戴上了手銬。李南彥命令民警立即對嫌疑車輛進行搜查。馬自達的后座和后備廂各有一個鼓鼓囊囊的編織袋,民警打開一看,里面全是海洛因。經過清點,共繳獲海洛因二百八十塊,重一百零三公斤。

  紅衣男子名叫凌云志,四十二歲,廣西大新縣雷平鎮后益村伏均屯人。盡管他連夜開車非常疲憊,但他在發現民警時給他弟弟凌文寬打的那個電話還是撥出去了。凌文寬是這個犯罪集團的核心人物。此時,凌文寬正在南寧市東葛路的一家賓館里跟一個按摩小姐鬼混。負責抓捕他的南寧市公安局禁毒支隊三大隊大隊長覃智博早已帶領民警將這個地方包圍,只待指揮部一聲令下。接到命令后,民警們迅速行動,沒想到此時凌文寬的電話也響了??吹绞歉绺绲奶柎a,而且響了兩聲就斷了,凌文寬意識到情況不妙,匆匆穿上衣服就要逃跑,剛打開門,迎面碰上正準備破門的民警。覃智博大喜過望,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凌文寬抓獲。經現場突審,警方從凌文寬的雷克薩斯轎車中繳獲毒資三百余萬元。

  此時,在廣西崇左市和廣東佛山市的兩組人馬也聞訊而動,撲向了早已鎖定的目標。

自己撞上網的一條“大魚”

  時間回溯到2011427,崇左市龍州縣水口鎮共和村板棒屯的界河渡口。

  這是一個并不起眼的渡口。兩岸竹林中,龍州河像碧綠的玉帶,連接著中越兩國。這個渡口沒有橋,只有一條用木船搭起來的臨時浮橋,兩邊各有一段比較長的臺階。白天,邊民們三五一群在這里曬太陽聊天,十分悠閑。但是一到傍晚時分,如果你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一些豪華轎車和越野車在村莊附近???span lang="EN-US">,其中不乏路虎、凱迪拉克這樣的世界名車。一到晚上,這個渡口就忙活開了,兩邊的走私貨頻繁交易,甚至連汽車都能從臨時浮橋上開過來。從這里出村不遠就是319省道,四十多公里后就能到縣城,從縣城就可以直接上高速公路了。

  走私來錢快,橡膠、電腦、洋酒洋煙、汽車摩托車配件甚至大米等等,都有可觀的利潤空間,有的人做上一段時間就能鳥槍換炮,建起洋房別墅,開上高檔私家車。但走私畢竟是違法的營生,前面國道上就有個叫堪公安邊防檢查站,那里的武警可是專門緝毒緝私的,打破了不少人的發財夢。這樣一來,那些熟悉周邊地形的邊民就成了香餑餑。他們可以帶著走私貨抄小路繞過檢查站,這樣就基本確保運輸過程的安全了。在這些走私的人群中,有人發財心切的想一夜暴富,于是鋌而走險做起了毒品買賣。

  阿強是個年輕的邊民,對這一帶地形了如指掌。他曾幾次趁著黃昏的時候開著摩托車來到渡口,從一個叫阿紅的越南人手中接過毒品,然后走小路避開叫堪邊防檢查站,在龍州縣龍北農場附近的二級公路上把毒品交給另外一名接貨人,每次老板都會給他兩三萬塊錢。數次得手的他心花怒放,吃喝嫖賭樣樣瀟灑,完全忘了販毒是要冒殺頭風險的。他自認為手段高明,每次送貨都選擇晚飯前后。黃昏時分,工作了一天的人最容易放松警惕,那些邊防武警也要吃飯,這個時候誰還有心情檢查呢?況且查轎車和越野車都忙不過來,像阿強這樣開本地牌照摩托車的,很容易被忽略掉。

  也是合該阿強倒霉。這天中午,他請幾個朋友喝酒,一直喝到傍晚,這才開摩托車來到渡口。越南人阿紅已經等候好一會兒了,見他不僅遲到而且滿身酒氣,有些不滿地告誡他一定要特別小心,千萬別因為喝酒誤事。阿強滿不在乎,說這點兒酒算不了什么,保證不會出事。

  喝了酒的人越說沒事就越有事。開著摩托車離開渡口沒多遠,就有些分不清南北東西了。他歪歪斜斜地開著車,腦袋里別墅洋房美女一陣胡思亂想,直到前面一個武警戰士命令他停下來,他才愕然發現自己迷糊之中犯下了大錯,竟然沒有像以往一樣走小路,而是不知不覺上了大路,直接沖到叫堪公安邊防檢查站來了。

  兩個正在執勤的武警戰士看這個摩托車手滿臉通紅,車子開得歪歪扭扭的,懷疑他酒后駕車,問道: “叫什么名字?

  “許文強。”他的冷汗霎時間冒了出來。

  兩個武警戰士一愣,這段時間他們正在看電視連續劇《新上海灘》呢,這個人的姓名竟然跟電視劇中的男主人公一樣,不過形象根本不能相提并論。此人矮小猥瑣,發如亂草,盡管套了一身西裝,也是穿龍袍不像太子,明顯就是一混混兒。

  一個武警戰士繼續問:“車后廂是什么東西?

  “山貨。”

  “打開看看。”

  阿強腦袋嗡的一聲炸了,頓時全身劇烈顫抖起來,本來通紅的臉變得煞白。那兩個武警戰士一看情況不對,立即警惕地逼了上來: “打開!

  阿強不得不打開了摩托車后廂。后廂里有一個大號黑色塑料袋,裝的全是一塊塊摞得整整齊齊的海洛因,一數,竟然有七十三塊之多,事后稱量重達二十四公斤。兩個武警戰士從沒見過這么多海洛因,當場把阿強放倒在地戴上了手銬。

  廣西壯族自治區公安廳副巡視員、禁毒總隊總隊長銀延輝接到邊防總隊的通報,立即帶領副總隊長邱玉城、邊境偵查支隊支隊長潘毅趕往現場,并通知崇左市公安局禁毒支隊支隊長梁政也帶隊前往,一起研究這個案件的深挖工作。由于崇左市公安邊防支隊和叫堪邊防檢查站沒有辦過這樣的大案,缺少實戰經驗,把情況通報到公安禁毒部門已經是抓捕兩天后的事了。到了這個時候,即使阿強愿意將功折罪,上線越南人阿紅、下線接貨人以及幕后老板也早已聞風而逃了。阿強只知道接貨人叫阿志,兩個人見面的時候,阿志也開著一輛摩托車,戴著頭盔和口罩,看不清長什么樣子,只知道身材不高但比較結實,眼袋較深,估計在四十歲上下。在落網之前,阿強已經幫這伙人帶了三次毒品,總量超過三百塊海洛因。

  銀延輝立即部署緝毒民警分為幾組,根據訊問獲得的情況開展調查。經過廣西壯族自治區公安廳禁毒總隊和崇左市公安局禁毒支隊民警連續幾個月的艱苦努力,終于準確地鎖定了這起販毒案幕后的老板凌文寬。凌文寬這年二十九歲,廣西壯族自治區大新縣雷平鎮后益村伏均屯人。此人盡管年紀不大,膽子可不小,他組織販毒團伙勾結越南毒販進行如此大宗的毒品交易,在銀延輝的從警生涯中還不多見。這個團伙有哪些主要成員,交易的方式和流程怎樣,毒品最終流向哪里,這些都是擺在銀延輝面前亟待弄清楚的難題。

  說起大新縣雷平鎮后益村,潘毅是最熟悉不過了。2008,他在大新縣公安局掛職任副局長,分管禁毒工作,當時許多毒品犯罪線索最終的指向就是這個村。這個村的一些不法邊民勾結越南毒販,大肆進行販毒活動,暴富之后建起豪華樓房,購買高檔轎車,有的甚至在南寧、崇左等地包養二奶三奶。這些負面榜樣刺激了更多的邊民參與到販毒活動之中,形成了一個個販毒團伙。這些販毒團伙多以本村人為主,成員之間多為兄弟、叔侄等親屬關系,分工明確,配合默契,反偵查手段很老到,平時電話聯系都用本地土話或暗語,外人根本聽不出其中的玄機,而且交易基本上都是現金支付,這加大了公安機關打擊的難度。潘毅在大新縣掛職一年,打掉了多個販毒團伙,但是對這個村販毒團伙的打擊卻始終未能打開局面,成為他的一大遺憾。這次,他終于又逮住機會了,暗下決心一定要抓到邊境大毒梟凌文寬,搗毀這個販毒團伙。

  案情逐級上報,引起了公安部領導的高度重視。2011929,公安部禁毒局將這個案件列為“2011-300”目標案件。廣西壯族自治區公安廳禁毒總隊和崇左市公安局禁毒支隊民警從此開始了追蹤邊境毒梟凌文寬的艱苦歷程。

  值得一提的是,20134,廣西崇左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許文強販毒案作出判決:被告人許文強犯運輸毒品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就在這年的“6·26”國際禁毒日,許文強被執行死刑。

行蹤詭秘的“邊境土豪”

  南寧市古城路和七星路的交叉路口有一個不高的半圓形商場,瓦藍色的鋼化玻璃墻面上碩大的LV箱包廣告彰顯了它的品位。這是南寧最早的夢之島商場。如今,夢之島已經在南寧開設多個分部,這些分部被南寧人稱為“新夢”,而最早的那家商場自然就成了“舊夢”。 “舊夢”經營的都是高端奢侈品,普通老百姓到這里就好像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樣樣商品都讓人咋舌。雖說“舊夢”有過輝煌的歷史,但即便是大款,也不見得就愿意在這樣的地方挨宰,而一般的工薪族都跑到價格比較親民的“新夢”去了,因此, “舊夢”就有些門前冷落車馬稀的味道。盡管客流每況愈下,但“舊夢”里那些如花似玉的服務員卻練就了火眼金睛和巧舌如簧的功夫,只要看見有錢人模樣的,馬上就貼上去撒嬌賣萌,總之千方百計讓顧客把卡刷了,自己的提成也就有著落了。

  20129月的一天, “舊夢”來了一個有些奇怪的顧客。這個顧客三十來歲年紀,身材矮壯,方面大耳,走路大搖大擺,一身名牌,卻穿著雙涼拖鞋,不時對著商場里的玻璃幕墻捋捋打了摩絲的頭發,一上男裝品牌的五樓眼睛就滴溜溜亂轉,看見年輕漂亮的姑娘更是兩眼放光。商場的女售貨員蔣玉清眼尖,一眼認出這人手里提的是限量版LV,腕上戴的是勞力士,手里擺弄的是最新款iPhone5手機,意識到這是一個正宗的土豪,馬上春風滿面地迎了上去: “哎呦,這位帥哥好有品位。這幾天我們搞活動,有精美禮品贈送,您來得正是時候,夏天的衣服打折,秋天的新款剛上市,我們這是世界著名品牌,保證您穿了氣質更加不凡。”

  “帥哥”似乎沒注意她說什么,一直色迷迷地盯著她那俊俏的臉蛋和凹凸有致的身材,意味深長地說: “打不打折不要緊,主要看你怎么服務了。”

  一聽這話蔣玉清更樂了,挽著手把他拉進了專柜里,獻盡殷勤讓他挑選服裝。盡管蔣玉清判斷出這是一個有錢的主,卻沒想到他如此闊綽,好幾萬塊錢一套的高檔西裝,也沒講價,毫不猶豫地刷卡買了幾套,頗有一擲千金的豪氣。在蔣玉清幫他試衣服的時候,他趁機揩了幾下油,見對方不以為意,依然笑靨如花,索性摟住了她,厚著臉皮說:“做我女朋友吧。”

  蔣玉清半真半假,咯咯笑著說: “那先幫女朋友買衣服呀,表現好了再說。”

  “帥哥”立馬就帶著蔣玉清去女裝專柜那里買了幾套衣服,弄得蔣玉清猛掐大腿以為在自己是做夢。待到下班的時候, “帥哥”又適時邀請,接蔣玉清去豪華酒店共進晚餐。坐在豪華的凌志轎車里,盡管“帥哥”的口臭有些讓人難以忍受,但姑娘沒有拒絕他攬過來的成豬手。

  這天晚上,蔣玉清成了“帥哥”的情人。 “帥哥”自稱林建,廣西壯族自治區龍州縣人,在南寧做物流生意。但是當夜深人靜,男人在床上鼾聲如雷的時,蔣玉清卻越想越睡不著。憑她的感覺,男人告訴她的不是真名。兩人在酒店登記開房的時候,男人堅持要用她的身份證。服務員說兩個人都要身份證,他就堅持不在這里住宿,直到服務員妥協。蔣玉清思來想去,總覺得這里面有問題,這個林建似乎很怕別人知道他的身份。她以前認識一個物流公司的老板,說做物流生意忙得團團轉,賺的都是些辛苦錢,根本不像林建那樣大手大腳。從談吐來看,林建也不像是做物流生意的人。那么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哪兒來的這么多錢呢?轉念又一想,管他呢,一天能給咱這么多錢就是好人,就算跟錯了,也不過是一夜情而已。

  半夜,林建的電話響了。他很不耐煩地數落了對方一通。掛斷電話,他對蔣玉清說,他的物流車在云南發生了車禍,他要趕去處理。

  “哥,我想跟你去云南,我還沒有去過云南呢。”蔣玉清撒嬌。

  林建開始不大樂意,經不住蔣玉清一再要求,就勉強同意了。出乎蔣玉清意料的是,林建既不開自己的車,也不坐火車或者飛機,而是打電話叫了一輛出租車。蔣玉清問他為什么不開自己的車,林建說路途遠自己開車太累了,叫司機來開又怕影響他們的二人世界。

  到了云南見到事主,林建似乎也沒有心情跟對方協商,把對方拉到一邊塞了一筆錢,就算把這件事情打發過去了。接著,兩人在云南旅游了幾天,都是用蔣玉清的身份證辦理住宿手續,像在南寧一樣,要求兩人都出示身份證的酒店他堅決不住。要是酒店同意只出示蔣玉清一個人身份證,房價再貴他也不在乎。在這期間,只要有電話,林建都會跑到一邊去接,而且說的是壯語,蔣玉清一個字也聽不懂。

  類似野鴛鴦過蜜月的幾天旅行之后,林建說他有事要回一趟老家,兩人又租車趕到大新縣。蔣玉清以為要住在林建的家里,沒想到還是住酒店,林建把她安排好后給了她一沓錢,說他辦完事很快就會回來。

  蔣玉清閑來無事,躺在房間里看電視打發時間,怎么想也覺得不對頭。林建不是跟她說老家是龍州嗎,怎么現在又變成大新了?從云南來回路途這么遙遠,別人都是坐火車或者飛機,他卻是不辭辛苦一路顛波,到哪里都租車?;氐酱笮吕霞?span lang="EN-US">,林建更神秘了,把她扔在了酒店里,自己去干什么也不吭一聲。她尋思著是不是他在老家有媳婦孩子,怕被別人發現偷腥,可他從沒跟自己說過這方面的情況呀。

  這天晚上,蔣玉清輾轉難眠。直到夜半時分,林建才從外面悄悄回來。

  第二天早上剛起床,林建就催促著要退房離開。他們拖著行李箱來到總服務臺,前面有兩個顧客也在辦退房手續。其中一個四十歲上下的中年男人,個頭兒不高,目光犀利,兩手正在衣服兜里亂摸,好像什么東西找不到了,跟著他的是一個三十來歲身材魁梧的漢子??吹搅?、蔣二人在后面等,中年男子說: “不好意思,一下子找不到身份證了,你們先辦吧。”林建就叫蔣玉清辦退房,自己跟那兩個人聊了幾句。

  從酒店出來,林建對蔣玉清說: “你難得來,帶你去嘗嘗越南雞肉粉吧,味道很正宗的。”

  在雞肉粉店吃早餐的時候,他們意外地又碰到了在酒店里遇見的那兩個人。林建跟對方擺起了龍門陣,得知對方是從外省來做紅木生意的,今天早上要到憑祥去。

  這個化名林建的男子正是東躲西藏的邊境毒梟凌文寬。他萬萬想不到的是,那兩個與他邂逅的男人根本不是什么外省做紅木生意的老板,而是他的死對頭——個子不高的中年男子是廣西壯族自治區公安廳禁毒總隊副總隊長邱玉城,跟著他的大漢是邊境偵查支隊支隊長潘毅。盡管毒梟行蹤詭秘,反偵查手段極為老到,但還是露出了馬腳。經過一年多的艱苦追蹤,緝毒民警注意到南寧市的一家小型物流公司,公司的生意并不好,但是員工的薪金待遇卻不差,進一步調查得知,公司的老板正是凌文寬。這次凌文寬到云南處理交通事故,邱玉城和潘毅一路追蹤,一直跟到了大新縣城,并且制造了這么個雙方近距離接觸的機會。

  吃完早餐,凌文寬立即帶著蔣玉清離開了大新。兩人又到北海瀟灑了一回,回來的時候凌文寬給了蔣玉清幾萬塊錢,叫她先租個房子,他有時間再來看她。蔣玉清租好房子打電話給凌文寬,卻被告知這個號碼已經停機,再打電話到物流公司,公司也關門停業了。這個叫林建的男人來去匆匆,神秘莫測,在她的生活里轉了一圈,又消失在茫茫人海。

  凌文寬行蹤詭秘,時常更換手機號碼,盡管緝毒民警捕捉到了他的行蹤,卻一時難以判斷他的活動規律和團伙組織情況,實施抓捕的時機還不成熟。邱玉城告誡民警不要泄氣,一定要死死盯住他,總有把這個團伙掀個底朝天的時候。

“捉奸”背后的隱情

  如今無論是大城市還是小鄉鎮,各種各樣的樓盤如雨后春筍,起得越來越高越來越密。為了顯得高大上,不少小區取的還是洋名字,似乎只有這樣才顯得有品位有檔次。龍光普羅旺斯小區位于南寧市壯錦大道和白沙大道交界處,設計也是典型的歐式風格。這個小區規模不小,幾十棟高層建筑,居民好幾萬人,接近一個小鎮的人口了。小區地處南寧近郊,價格不算很貴,很多業主買了不是自己住而是用來出租,租戶的成分非常復雜,鄰里糾紛乃至治安事件時常發生。南寧市公安局禁毒支隊二大隊大隊長吳曉寧就在這里遇到了一件怪事。

  20121112日下午,吳曉寧應邀來到龍光普羅旺斯小區一個朋友家中做客,就在他停車的時候,看見一大群人圍在一棟樓下看熱鬧,人群中間傳來激烈的爭吵聲。他擔心發生群體性事件或流血沖突,急忙跑上去一看,原來是一男一女相互指著鼻子破口大罵。兩人情緒都十分激動,女的披頭散發,男的臉上幾道長長的血痕更是觸目驚心。

  吳曉寧一打聽,才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原來這兩人是一對夫婦,據說男的今天是專門捉奸來的。結果奸夫跑掉了,兩夫妻當眾上演了全武行,老公扇了老婆幾巴掌,自己臉上也被老婆抓了幾道。吳曉寧對夫妻吵架不感冒,引起他興趣的是雙方吵架的內容。男的罵女的是淫婦,女的罵男的不但是奸夫,而且整天無所事事游手好閑卻購房買車在外面養小三,吃喝嫖賭根本不顧家人的死活還好意思說她。聽她這么一說,男的臉上勃然變了顏色,警告她不要胡說八道,說完就趕緊溜了。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吳曉寧不由得心頭一動。近幾年來中越邊境毒情越來越嚴重,不法邊民勾結境外毒販將毒品走私入境,經南寧販往內地,做大之后逐漸形成了多個組織嚴密的販毒網絡。盡管禁毒部門連續不斷打掉了很多販毒團伙,可是,巨大的利益誘惑,使得這些販毒分子如同飛蛾撲火前赴后繼。最近幾年吳曉寧在辦案中深有體會。有的家族販毒團伙,哥哥剛被打掉,弟弟耐不住寂寞又鋌而走險。有的已經通過販毒積累了幾千萬的身家,本想轉行做正當生意,可一看做正當生意這么麻煩,利潤又薄,而且以前的老主顧總是來撩撥,最后經不住誘惑又走上了老路。還有不少偷渡過來的越南婦女,以色相和金錢開路,辦了中國的居民身份證和戶口,勾結中越兩國毒販進行毒品犯罪活動。

  在這樣的嚴峻形勢下,緝毒民警早已養成了非常強烈的職業敏感。像今天這種情況,這對吵架的夫妻素質都不高,舉手投足也不像城里人,一般來說這些人很難很難找到高薪崗位??蛇@個男的為什么能在南寧市買房購車,而且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這就值得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了。吳曉寧跟邊境毒販打交道多年,這對夫妻盡管都講普通話,但夾雜著比較濃烈的家鄉口音,應該就是中越邊境大新縣一帶的壯語。

  吳曉寧暗暗留了個心眼。剛好他朋友就住在這對夫妻住的那棟樓對面,吃飯的時候聊到這兩口子,朋友搖了搖頭,說這個男的據說撞了大運,買彩票中了大獎,就從農村搬到這里住,整天無所事事,聽說還在外面買了房子包養女人,很少回這邊的家。女的來到小區,一個人不認識,孩子送進幼兒園后也沒有事情可干,寂寞難耐,就跟小區里的一個租住戶眉來眼去,鬧成現在這個樣子。

  這下吳曉寧更加堅定了自己的判斷。近幾年來暴富的毒販進城,很多人宣稱自己買彩票中了大獎,以掩蓋他們不法財富的來源。他覺得這個來自邊境的男人嫌疑更大了。

  當天晚上,吳曉寧找到教導員周明,跟他說了自己的懷疑。周明也有同感。兩人決定立即對這個男人展開調查。

  第二天晚上,南寧郊區某地下賭場,一個精瘦的男人遮遮掩掩地出現了。他的手總是下意識地摸摸臉上的血痕,似乎有點兒不好意思,但又實在耐不住賭癮。賭場里的人和他挺熟,跑腿的急忙沏茶讓座,儼然享受的是貴賓的待遇。隨著賭局逐漸白熱化,沉浸于其中的男人已經忘記了臉上的傷痕,很有派頭地叼著雪茄,氣勢不凡地頻繁出手,賭注也越來越大。其他賭客紛紛圍攏過來看熱鬧,其中一個壯實剽悍的大個子也擠在人群中不動聲色地觀察著。

  大個子正是吳曉寧。他已經跟蹤這個邊境男子整整一天了。早上,目標帶著一個妖艷的女子去喝早茶,然后到商場購物,大包小包買了不少東西,中午兩人進酒店吃飯開房,一直睡到晚飯時間。飯后兩人分手,邊境男子就叫人接他去了地下賭場。經驗豐富的吳曉寧不費吹灰之力就跟著目標混了進去。

  邊境男子這天晚上的手氣并不好,譜擺得很大卻輸得很慘,二十多萬元打了水漂。凌晨時分,他終于扔下籌碼怏怏而去。這次開車來接他的是另外一個女子,兩人到外面吃了夜宵,當晚住在金康天和小區。

  吳曉寧和周明初步估算了一下,這個邊境男子一天的開支大得嚇人,即便中了五百萬元大獎也不可能這樣瘋狂花錢,兩人決定繼續跟蹤,看他到底還有什么活動。就在這時情況出現了,邊境男子提著一大袋東西匆匆忙忙出了電梯直奔車庫,不久開著一輛南寧牌照的奧迪轎車出了小區,停在小區附近一個加油站旁邊的停車位上,一直在車里打電話。

  “看,正式開始干活兒了。”吳曉寧對周明說。他通知周圍幾個民警接力跟蹤,自己和周明也進這個加油站加油,繼續觀察對方的動靜。

  這時,一輛掛著廣東佛山牌照的奧迪A6轎車進了加油站,開到邊境男子的車旁邊停下,車上下來一個頭發稀疏的男子,打開后備廂拎出一袋東西,放到邊境男子的后備廂里,而邊境男子也把他從樓上提下來的那袋東西放到了對方的車上。兩人交換東西的時間不過一分鐘,之后分頭離開。

  南寧市公安局禁毒支隊支隊長李南彥聽了吳曉寧和周明的匯報,反復觀看了他們錄下的雙方在加油站交換物品的錄像,同意吳曉寧和周明的判斷——這是一次隱秘的毒品交易。從錄像看,雙方交易的數量巨大,兩個袋子都沉甸甸的,顯然一個是毒品,一個是毒資。李南彥指示副支隊長譚平進一步加大對這條線索的偵查力度,盡快查清犯罪嫌疑人的基本情況、販毒路線和規律,尋找時機將他們一網打盡。

  譚平帶領以二大隊為主的偵查員在大新縣和龍州縣一帶的邊境地區秘密排查了一個多月,終于查明這名神秘的邊境男子名叫梁建雄,三十二歲,他老婆也姓梁,兩人有一個六歲的女兒。梁建雄曾經在南寧市技工學校讀過中專,1999年去廣東打工,七年后回到大新縣,至今沒有什么正當職業。去年,梁建雄突然在南寧市接連買了兩套房兩輛車,還把老婆孩子都接到南寧。通過調取加油站沿路的錄像,民警們確認那天與梁建雄交易的犯罪嫌疑人名叫閉志強,小名阿虎,與梁建雄同齡。此人初中畢業后就開始混社會,最近幾年好像突然暴富了,在南寧和廣東佛山買房買車,還在老家蓋了一棟新樓房,其收入來源十分可疑。

  南寧市公安局禁毒支隊認為這是一個特大販毒團伙案件的重要線索,決定進行專案偵查。情況上報自治區公安廳禁毒總隊,銀延輝總隊長、邱玉城副總隊長立即向分管禁毒工作的李躍副廳長匯報,李躍副廳長指示抽調精兵強將組成專案組,加大偵查工作力度,尋找戰機摧毀販毒團伙。他親自擔任專案組組長,銀延輝任副組長,抽調禁毒總隊、南寧和崇左市公安局禁毒支隊的精干民警,迅速投入到此案的偵查工作之中。

  專案組經過大量前期的排查摸底工作,初步判斷這是一個家族式販毒網絡,涉案人員眾多,活動范圍涉及越南、香港、澳門以及廣西的南寧、崇左、北海和廣東的廣州、佛山、深圳等地,據估計南寧、廣州、佛山、深圳等地毒品市場一半以上的海洛因由該團伙供應,販毒數量巨大,交易頻繁,每次販運毒品的數量多達幾十甚至上百公斤。2013329,公安部禁毒局將這個案件列為“201366”目標案件。

前仆后繼的販毒兄弟

  2013521,云浮市高速路與二級路交界處的加油站里停著一輛奔馳車,開車的是個圓臉男子,三十來歲年紀,留著寸頭,穿著花點襯衣,目光警惕,整個人看上去像一頭冷酷的豹子。

  他一直在觀察著周圍的動靜,同時通過電話與各路人馬頻繁對接。黃昏時分,他終于安排妥當,打了個電話給后面的馬仔: “老三,沒有什么情況我先回去,他們還有半個小時就到,你抓緊時間,接了貨就趕緊走人,千萬不要耽擱。”

  “老大你放心,親戚由我來接,特產給你們帶回家去。”

  圓臉男子叫梁凱建,大新縣雷平鎮人。十幾年前,他和哥哥梁凱德一起到廣東打工,可他們實在無法忍受加工廠勞累的工作和微薄的工錢,轉而投身傳銷,想靠傳銷發財改變命運。幾年后傳銷夢破滅,兩個人依然兩手空空。一個偶然的機會改變了他們的命運。梁凱德在廣州邂逅了一個曾經一起搞過傳銷的老伙計,如今,這個老伙計西裝革履人模狗樣的,開寶馬轎車住豪華酒店,身邊還有個千嬌百媚的小蜜,讓他看得眼熱心癢。梁凱德低三下四地請老伙計給指點一條發財的捷徑,于是老伙計安排他去接頭帶了一次毒品,事后給了他兩萬元的報酬。

  這下兩兄弟都樂壞了,他們終于找到了快速致富的渠道。走了幾次貨之后,他們了解到,廣東的吸毒人員較多,毒品的市場需求很大,經常是毒品還沒到,一幫零包販子就迫不及待地等著了。有一次他們剛把毒品送到賓館,還沒來得及放下,那些早已等得不耐煩的零包販子就一擁而上,老伙計忙不過來,叫他們幫忙收錢。那些販子一萬一萬地把錢遞過來,他們一萬一萬地收,千八百塊的找頭有的人干脆就不要了。剛忙完這一批,不一會兒又有一批人提著一袋袋的現金上來。后來那個老伙計告訴他們,其實毒品生意利潤最高的就是這些零包販子。他們的利潤至少在50%以上,如果用面粉、頭痛粉這些東西來摻假,利潤還能翻一倍。

  跟著老伙計做毒品買賣不到半年,兩兄弟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春節回家時開著寶馬車,給父母一筆錢叫他們蓋新樓房,還大宴賓客,在村子里揚眉吐氣了一回。村里人十分羨慕,但無論誰打聽,兩兄弟都說是在廣東做紅木生意。

  春節期間兩兄弟也沒閑著,在村子里暗地打聽了一番,得知這邊一塊海洛因才七八萬元,到了廣東就漲到十二三萬元,至少有五萬元的差價。兩兄弟一盤算,與其給人打工賺那點兒跑腿錢,不如自己發展好上線下線,坐吃中間差價,過不了多久就可以發財當大老板了。

  計劃遠不如變化快。春節后回到廣州,兩兄弟剛想實施自己的“戰略計劃”,沒想到廣州警方一次突如其來的行動,把他們那個老伙計和幾個馬仔都裝進了籠子,兩兄弟倉皇逃到了中山。

  膽戰心驚地在中山躲避了一段時間,等風聲過去,兩兄弟才敢出來活動,逐漸聯系上了過去失散的一些客戶,重操販毒營生。梁凱德十分小心,他只是負責聯系貨源和下家,自己在中間吃差價,不具體接觸毒品。不料中山警方在公路上開展查緝行動,把送貨的毒販抓獲后,讓毒販跟梁凱德這邊報平安,梁凱德不知有詐,結果鉆進了警方的套子。梁凱德被抓的時候正在和弟弟梁凱建通電話,梁凱建僥幸死里逃生。后來,他們那個老伙計和梁凱德都被判了死緩。

  有了哥哥的慘痛代價,梁凱建真正體會到販毒是一場危險的游戲,稍有不慎就會招來殺身之禍。他把戰場轉移到了廣東佛山,這里有他的一個老鄉,人稱老三的何永勤。兩人在地下賭場認識了人稱阿虎的老鄉閉志強,閉志強說他在廣西有朋友能找到貨,于是他們聯手組成了新的販毒團伙,每次廣東這邊需要毒品的時候,梁凱建就通知閉志強,由閉志強聯系廣西方面要貨,然后在約定的地方接貨。每次交易,梁凱建都要提前到約定地點反復觀察,直到對方快要到了他才離開,由老三何永勤交接毒品。這條線路是他開車來回走了多少次之后確定的,他發現這段路上過往車流不多,警察也少,安全系數較高。而且當地的交警對過往的外地牌照車輛檢查特別嚴格,對廣東本地牌照的車輛基本上不查,于是他在買了兩輛車,上了當地牌照,專門用來販毒。

  梁凱建把接貨和出貨的任務都交給了何永勤,后來因為生意越做越大,何永勤一個人忙不過來,他又發展了大新縣的老鄉梁飛龍和江西省安遠縣的謝鵬飛作為幫手。梁凱建對于自身安全也有考慮。很多毒梟有了錢就在廣東買房子置產業,他不打算學這些人,而是盡量保持低調。他用老婆的名字在佛山的怡翠馨園小區買了一套兩室一廳的二手房,然后在附近買了個鋪面開了一家超市。他把老婆孩子接到佛山,孩子在當地小學上學,老婆就負責經營超市,他自己也經常到超市坐坐,一副超市老板的樣子。與此同時,他在附近的南海城市花園租了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用來儲存和加工毒品。為此,他專門買了三套承重量達五十噸的專業模具。毒品從廣西運到后,如果客戶急著要,只要出得起大價錢,他們馬上交易,剩下的全都拉到這里,讓何永勤他們進行加工。梁凱建交代何永勤,摻假的量要控制在30%40%之間,否則純度太低,遲早要砸自己的牌子。

  對一般人來說,毒品交易是隱秘的,就是給了你毒品你也不知道應該賣給誰??墒菍τ诙酒方锩娴娜藖碚f,所謂的秘密遲早都不是秘密。因為市場擺在那里,毒販子必須要讓吸毒者或者零售商知道他手上有貨,要向這些人推銷。越來越多的人找你買毒品,也就意味著所謂的秘密逐漸成為圈子里公開的事情。梁凱建就遇到了這樣的情況。近來,聯系他要毒品的人越來越多,出價越來越高,而且催得也越來越急,似乎他一天不趕緊聯系毒品,這條供應鏈就會斷裂一般。梁凱建看著自己的生意越做越大,占領了佛山一半以上的毒品市場份額,心中暗喜,發大財的時機終于到了。

原來煎的是個“雙黃蛋”

  專案組民警初步核查清楚梁建雄和閉志強的基本情況后,決定派一個工作組到廣東佛山開展工作,實施逆向偵查,從末端追源頭,跟蹤梁建雄和閉志強,想方設法徹底摸清其整個販毒網絡。銀延輝把這個艱巨的任務交給了時任禁毒總隊副調研員覃耀和和南寧市公安局禁毒支隊副支隊長譚平。

  2013521,南寧市天氣異常悶熱,陣雨說來就來,就走就走。就在閉志強開車拉著毒品南下廣東的時候,覃耀和與譚平帶領赴粵工作組,與潘毅的邊境偵查支隊、吳曉寧的二大隊緊密配合,從南寧到廣州一路接力追蹤,無聲無息地咬住了閉志強,把毒販運輸毒品的線路盡收眼底。跟蹤民警發現,閉志強的車到了廣東云浮市與廣西梧州市交界的一個服務區后,與一個三十來歲、頭發有點兒自來卷兒、穿條紋T恤的男子接頭。那男子把一小包東西交給旁邊等候的一輛轎車里的人,其余放到了自己的后備廂里,隨后分頭離開。

  覃耀和與譚平都是過了經驗豐富的老刑警,雖然犯罪嫌疑人交接隱蔽而且迅速,他們還是準確捕捉到了交易過程。因為人手有限,兩人決定放過閉志強,全力跟蹤接貨的自來卷兒。

  自來卷兒接到毒品后,開車在四周轉了幾圈,沒發現什么異常,這才開往廣州市方向。在廣州轉了半天,他于下半夜繼續開車前往佛山市。凌晨四時左右,疲憊不堪的他終于回到了位于南海城市花園的住處。這時候街上的行人和車輛都非常稀少,但他依舊很謹慎,停好車后小心地四處張望。小區門口只有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上身穿著灰色T,下身套條大擺褲,騎在一輛摩的上,無精打采地等生意。

  這個自來卷兒就是專門負責按毒品的何永勤。他接到毒品后,按照梁凱建的吩咐,并沒有立即回城,而是四處亂轉,確認后面沒有可疑車輛跟蹤才開回佛山。以他的經驗,再厲害的公安,在夜深入靜的時候也沒法兒跟蹤,這個時候回家是最安全的。

  何永勤萬萬沒想到的是,費了半天勁,還是沒能逃脫跟蹤。那個開著摩的在小區邊上等活兒的男子就是廣西禁毒戰線赫赫有名的英雄覃耀和。在幾十年公安生涯中,覃耀和屢立戰功,雖然五十多歲了,但由于長年堅持鍛煉,體力一點兒不亞于年輕人,被稱為廣西警界的“施瓦辛格”。這次他和譚平聯手追蹤販毒團伙,雖然毒販一直在兜圈子,他還是早早就識破了對方的伎倆,搶先一步趕到佛山,高價租了三輛摩托車,裝扮成摩的司機的樣子,在高速公路出口等候何永勤。

  覃耀和個子不高,其貌不揚,日曬風吹的臉到哪里都像打工族,穿一身老頭兒裝,講的也是一口粵語,不用化裝,一眼就能看出是個趴活的。何永勤自然不會想到他就是被這么個老警察盯死的。后來覃耀和的摩的搭了一個年紀比較大的乘客回來,何永勤看到了,也沒起疑心。

  覃耀和搭回來的這個乘客就是譚平。這一天緊張的跟蹤,讓譚平也感覺到驚心動魄,到了佛山后他們不敢跟得太近。后來,他扮作乘客上了覃耀和的車,暗中對犯罪嫌疑人所在的小區進行觀察。

  這個晚上,毒販租住的房間一直燈火通明。何永勤和梁飛龍、謝鵬飛忙著把頭痛粉摻入毒品,以便來日能賺得盆滿缽溢。而專案組民警這個晚上也沒有休息,他們逐個排查晚上還亮著燈的房間,到天亮的時候,終于鎖定了犯罪嫌疑人的位置。

  522,銀延輝帶隊趕到廣州,向廣東省公安廳通報案情。沒想到,廣東方面說他們也發現了這條犯罪線索,佛山市公安局禁毒支隊正在全力經營這個案件。廣西、廣東公安禁毒部門領導經過研究,決定組成聯合偵破組,對公安部“2013-66”目標案件進行深入偵查。

  523,銀延輝到達佛山,部署下一步工作。廣西工作組與佛山市公安局禁毒支隊對接情況,迅速摸清了藏毒的出租房是梁凱建以他老婆的名義租的房子,平時主要是何永勤等人在使用。在佛山這伙毒販中,梁凱建是核心人物,他負責聯系毒品買家以及收錢,何永勤、梁飛龍和謝鵬飛負責加工毒品和出貨。梁凱建的老鄉閉志強負責到南寧拿毒品,每次都是跟梁建雄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那么,去邊境購買毒品的人是梁建雄嗎?圍繞這個問題,銀延輝與專案組民警進行了細致的研究,認為梁建雄聯系境外毒梟購買毒品的可能性也有,但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另外有人出面聯系購買毒品,由梁建雄充當馬仔去交易的可能性更大。專案組決定,一方面繼續加強對這幾個犯罪嫌疑人的監控,另一方面要做好在適當時候將毒販人贓俱獲的準備。

  613,閉志強在完成一次毒品交易后,來到南寧市一家浴足店,在店里勾引了一個女技師,當晚兩人在賓館開房鬼混,之后閉志強開車帶著女技師到桂林旅游。潘毅一直在暗中盯梢。616日晚上,閉志強開車回到南寧后,跟一個神秘男子在一家不起眼的小茶館里會面。潘毅赫然發現,這個神秘男子竟然是他們追蹤了兩年多的邊境毒梟凌文寬。他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凌文寬就是閉志強的上家。

  消息傳來,專案指揮部的領導大喜過望,原來在偵的公安部“2013-66”和“2011-300”兩個毒品案件,最后的指向竟然都是以凌文寬為首的販毒團伙。邱玉城摸著下巴幽默地說: “搞來搞去,原來煎的是一個‘雙黃蛋’啊!

  話說得輕松,但專案組民警不敢有絲毫懈怠,立即圍繞著凌文寬的各種社會關系進行更加深入的調查,發現除了梁建雄是他的馬仔之外,他四十一歲的大哥凌云志也經常幫他窩藏和運輸毒品。凌云志買了一輛五菱面包車,掛崇左的車牌,平時拉客拉貨,凌文寬需要的時候就用來販毒。

  確定了凌文寬這個主要對象之后,專案偵查工作進展迅速,販毒集團的活動軌跡也逐漸清晰。他們的主要運作方式是:閉志強跟凌文寬單線聯系,廣東那邊需要毒品的時候,閉志強通知凌文寬,凌文寬和梁建雄各開一輛車到崇左,梁建雄在崇左或龍州等待,凌文寬一個人到邊境買到毒品,再一起開車一前一后回到南寧。凌文寬把毒品交給梁建雄藏在家里,等閉志強來的時候,梁建雄就在加油站和他接頭,把毒品交給他,把毒資接下來,再轉交凌文寬。有時候凌文寬也讓凌云志充當梁建雄的角色。

  612,閉志強再一次從梁建雄那里取到毒品。專案組部署民警在閉志強回程的路上開展查緝,準備截獲毒品。不料,在距離查緝點還有幾十公里處閉志強的車突然改變線路駛出高速公路。銀延輝接到情況報告,判斷毒販使用了前哨車探路,他立即指揮民警對各個路口的監控錄像進行篩查。經過一天一夜的努力,專案組民警終于發現一輛黑色豐田卡羅拉轎車有重大嫌疑。經查,開車的犯罪嫌疑人叫梁志平,三十二歲,是凌文寬的老鄉。

  經過兩年多的艱苦努力,在指揮部統一領導下,專案組形成了區公安廳禁毒總隊和南寧市禁毒支隊監控凌文寬和梁建雄,崇左市公安局禁毒支隊監控閉志強、凌云志、梁志平,在佛山的覃耀和和譚平等人監控梁凱建、何永勤的偵查網絡,牢牢把握住了案件偵查的主動權。

  2013616,銀延輝向李躍副廳長匯報了案件進展情況。李躍副廳長充分肯定了專案組前段時期的工作,要求禁毒總隊,南寧、崇左市禁毒支隊全力追蹤邊境毒梟的一舉一動,只要發現毒梟運輸或交易大宗毒品,馬上在兩省區同時動手抓捕,同時調動自治區公安廳、南寧市公安局和崇左市公安局的其他警種,隨時準備配合作戰。

一個邊民的暴富夢

  2013年春節,大新縣雷平鎮后益村伏均屯凌文寬的家熱鬧非凡。

  這是一棟五層的樓房,裝修得富麗堂皇。大年初一以來,這里每天鞭炮不斷,賓客往來不絕,只要是路過的村里人,凌家人都要拉進去一起喝酒吃飯。他家現在不差錢,要的就是這份熱鬧。不過老話說得好,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連續喝了幾天之后,家里剩下的就只有那幾個一起販毒的鐵桿了。

  梁志平在凌家門前探頭探腦,凌文寬的老爹出出進進好幾次,早就看見他了,卻只是蹙一下眉,裝作沒看見。這大過年的誰不圖個吉利,碰到這么個不受待見的主兒誰都不樂意招呼。

  梁志平三十來歲年紀,從小調皮搗蛋出了名,學習成績從后面一數就到,小偷小摸一學就精,今天偷雞明天摸狗,后天又調戲姑娘,弄得整個村子不得安寧,人人都防著他。后來在村里再也找不到作案目標,2003年他跑到東莞打工。本來以為廣東遍地是黃金,可一去才發現打工都是為別人作奉獻,一天到晚累得頭暈眼花腰酸腿疼,連個休息日都沒有,一個月才掙個千把塊錢。這種苦日子梁志平哪里受得了,不到兩個月就干上了搶劫的勾當。20035,他伙同姐夫何某等三人持刀搶劫商店,不久被警方抓獲,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其有期徒刑十二年。熬到20126月被提前釋放出獄,他又晃蕩回村里。誰家有莊稼和甘蔗要收割,誰家蓋房子需要人手,叫到他就去幫忙,蹭幾餐飯,掙點酒錢?,F在邊民沒幾個安心種莊稼的,大多搞邊貿掙活錢,日子都過得有滋有味,有點兒頭腦找到門路的更是富得流油??闪褐酒讲坏桓F二白,還好吃懶做一身臭毛病。據說他在廣東時認識了一個女朋友,長得實在不咋樣,在當地都找不到男朋友,即便如此,對方家長也不肯把女兒嫁給他。梁志平到現在還打著光棍,誰見了都搖頭。

  凌文寬的大哥凌云志出來放鞭炮的當兒看見了梁志平,沖他招了招手: “志平,進來一起喝杯酒吧。”

  梁志平連連搖手: “不用,不用,我只是想來看看阿凱是不是在這里。”

  梁志平說的倒是實話。論輩分,梁凱建是他的侄兒,但兩人年紀相差不大,從小就一起玩耍。當年他人獄的時候,梁凱建也在廣東打工。等到他出獄一看,眼睛立刻瞪大了,這哪里是原來那個跟他一樣土里土氣的打工侄子呀,完全一副大老板模樣,開奔馳,穿名牌,戴名表,拿的是最新潮的高端手機,手上的戒指金光閃閃。據說這次春節回家,梁凱建一出手就給了父母每人八萬元。家里過去的平房,早已建成了七層的高樓,裝修上檔次,家具全是古香古色的紅木。這還不算,梁凱建在家對面要了塊地皮,給他弟弟也起了一棟樓房,媳婦娶的是方圓幾十里最漂亮的女子,讓村里人羨慕得要死。梁志平覺得自己為搶那幾萬塊錢虧大了,進去十年,一出來這天全都變了,自己成了世界上最落魄的人。梁凱建在廣東做什么生意呢?他找梁凱建問了幾次,梁凱建輕描淡寫地說是做紅木生意??勺罱褐酒铰牬謇锶苏f,梁凱建的哥哥因為販毒在廣州被抓了。梁志平恍然大悟,難怪他們一幫人這幾天都在凌文寬家里神神秘秘地商量著什么。他今天上門來,是想讓凌文寬明白,他已經知道他們到底是干什么的了,希望能搭一下他們的順風船也走走財運。

  聽見梁志平的聲音,凌文寬馬上走出來,不由分說把他拉進去一起喝酒,酒過三巡才問他: “志平,是不是想跟我們兄弟跑跑生意賺錢呀?

  “是啊,是啊,阿揚(凌文寬的小名),你要幫幫兄弟呀!”梁志平雞啄米一般連連點頭。他看看這一桌子人,除了梁凱建和凌云志,另外幾個他都不認識,但一看那陣勢,就知道這幾個人肯定是一伙的。

  凌文寬心里自有主意。一個好漢三個幫,做大事需要人手。過去他請過不少外地人,多數落了網,像許文強之類的甚至被判了死刑,還有些人卷了他的錢就跑路,從此杳無音信。去年梁建雄來他家串門喝酒,看見他買了新車蓋了新樓,羨慕得不得了。后來他順勢把梁建雄拉進了他的團伙。上路之前,他跟梁建雄好好談了一次,先說清楚自己做的是毒品買賣,而且做得很大,這樣的買賣一旦被抓就是死罪。但如果粱建雄愿意做,每次給他交易額的1%作為報酬。梁建雄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凌文寬用了一天時間對他進行上崗培訓,包括自己的名字在他的手機中只能叫某牌友,租房子每三個月換一個地方,不能住得太久等等。事實證明他的眼光不錯,梁建雄漸漸成為他的得力助手,接觸毒品的事基本上由他來操作,自己省了很多心,也少了許多危險。而像梁志平這種人,別人避之唯恐不及,凌文寬卻認為是個寶。他一無所有,連老婆都娶不上,你現在帶著他,給他一個發財的機會,這種人會對你感恩戴德死心塌地,而且梁志平從小膽大心黑,這種人只有販毒才有得吃。

  凌文寬給梁志平介紹了閉志強和梁建雄,然后沖梁凱建使個眼色。梁凱建心領神會,把梁志平拉到里間屋,專門進行了一番培訓。原來凌文寬是想要一個探路車的司機,在每次閉志強將毒品送到廣東的時候在前面探哨,和后面運輸毒品的車輛保持五十公里左右的距離,每進入一個地界都要打電話報平安,一旦遇到警察查車、堵車或者交通事故,馬上用家鄉話告知。

  經過凌文寬和梁凱建的簡單培訓,梁志平又到駕校學了駕駛,花高價買了個駕照,就歪歪扭扭開車上路了。說起來梁志平也真是膽大包天,就這種開車水平,他還哪里都敢去,在高速公路上一路超車,嚇得其他車輛都不敢靠近。他給閉志強在前面開路,一路通報路況信息,在高速路和二級路之間尋找警察最少的路徑,多次成功地把毒品送到廣東,每一次他都能拿到兩萬塊錢左右的報酬。這對于梁志平來說可是想都不敢想的橫財。如果老老實實在家干農活兒,什么時候才能掙到這么多錢。一年到頭能攢下個兩三萬就不錯了。而現在幫老大探路,一兩天就凈掙兩萬元,而且開的是高檔轎車,吃住都是老大花錢,又不用自己冒險去拉毒品,梁志平覺得這樣的活兒真是太劃算了。

  幾個月干下來,效果立竿見影,他不但在南寧和佛山都租了房子,而且在5月份租了一個車隊,披紅掛彩地開到了廣東清遠市,娶回了一個老婆,還不是原來那個丑姑娘。新婚的他在村里大擺筵席慶祝了好幾天,終于也大出了一次風頭。他想著自己再跟著凌文寬干上一段時間,積累一些原始資本和客戶,就另立山頭自己攬活兒干,那就可以像凌文寬他們那樣真正做上大老板,手下有一幫人做事,很快就會大發了。

敢搏腦袋賭財富的人

  剛接觸閉志強的人都以為他很牛氣,只有閉志強本人才知道自己到底是個什么貨色。論學歷他只上過初中,論素質和能力,他和凌文寬差距還蠻大。凌文寬的牛氣是本色,骨子里就那樣,而閉志強其實是個有些自卑的人,牛氣都是裝給外人看的。不過,兩人也有共同點,他們都是既好色又好賭。

  閉志強的父親是個老師,母親是家庭婦女。從小父親對他就管得很嚴,希望他能讀書成才。但閉志強對學習根本不上心,歪門斜道的事倒是一學就會,為這沒少挨父親的揍。閉志強不想像父親那樣,一輩子規規矩矩,收入少得可憐,節衣縮食維持一家人的生活。父親身上穿的那件西服,又舊又破,簡直不成樣子,可他還是舍不得換掉。一家人住的那間平房殘破不堪,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卻一直沒修理,還不是因為沒錢?閉志強覺得父親不是榜樣,而是反面教材。村子里那些所謂的老實人、有文化的人,過的都是窮日子。那些沒啥文化卻心思活絡的人,反倒大把大把地賺錢。閉志強就想學后者,想辦法賺錢,改變家里貧窮落后的面貌。

  初中畢業后,閉志強滿懷著對外面精彩世界的憧憬,跟著一幫老鄉到廣東打工。他進了一家工廠當工人,工資雖然不多,但也足以讓他走上街頭開開眼界。高樓大廈,琳瑯滿目的商品,穿著入時的美女,還有誘人的美食,都讓他無比驚羨。

  時間久了,新鮮勁一過,他就覺得沒啥意思了。那些商品、美女、美食,沒一樣屬于自己,更別說私家車和天價的房子了。像他們這些外來的務工者,只能吃地溝油快餐,睡十幾個人一間的上下鋪宿舍,每天干十幾個小時的體力活兒,一年下來根本存不下幾個錢。這樣的生活讓他抓狂,如此下去,幾時才能實現當年那些夢想啊。

  在這種郁悶情緒的籠罩下,他受一個工友引誘嘗試了毒品。吸毒成癮后他才知道那是一個巨大的無底洞。有一次他毒癮發作口袋里卻沒錢,眼淚鼻涕橫流地跪在毒販子面前,苦苦求他賒給自己一點兒毒品。毒販子叫他給客戶帶點兒貨,剩下的毒品可以當作跑腿費。他別無選擇只能照辦。當他把十幾個小包毒品送完之后,突然眼前一亮,意識到這是一條發財的捷徑。從此他開始了販賣零包的人生之路。公安機關的幾次掃毒行動,他都僥幸逃脫,為了避風頭,他從廣州到了東莞,后來又到了佛山。

  每到一個地方,閉志強就千方百計打聽哪兒有地下賭場,主要不是為賭博,而是去結識一些人,尤其是大新那邊的老鄉。他篤信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的古訓,想結交一些朋友共同尋找發財之路。那么,為什么要在賭場上結交朋友呢?在閉志強看來,在賭場上不敢下注的人,肯定沒啥出息。真正的老大,不但敢把錢全部押上,甚至敢把自己的腦袋押上,這種人才能干大事。而他自己一般輸得差不多就收手,是那種只適合做副手的配角。這點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在廣東佛山的地下賭場,他認識了老鄉梁凱建,在大新老家的地下賭場,他認識了凌文寬,他一眼就看出這兩個人是敢用腦袋賭人生的角色,而且是老鄉,所以雙方一溝通,很快就達成了共識。他終于找到了自己的團伙和發財的渠道。

  那年春節他回到家里,突然發現父親顯得蒼老了許多,頭發花白人憔悴,動作也特別遲緩。母親一直嘮叨著要他趕緊找個媳婦,她想抱孫子了,再過兩年她就抱不動了。他拿出一大筆錢給家里起樓房的時候,父親憑著多年的社會經驗,大致猜出兒子在廣東干的肯定不是什么正當生意。但這個世界變化實在太快了,過去老丈人找女婿的標準是老實本分手腳勤快,現在是有房有車還要有錢。社會上都說生女兒是招商銀行,生男仔是建設銀行,這個父親也懂。閉志強的弟弟前年參軍了,等他從部隊回來,娶媳婦還得一大筆錢。父親長嘆一口氣,默默地接受了現實。過完春節送閉志強上車的時候,父親一再交代他做事情差不多就行了,一定要注意安全。閉志強連連點頭答應。這一刻他也終于理解了一輩子謹小慎微的父親循規蹈矩、平安是福的人生哲學,父子倆第一次依依惜別。

  開車回廣東的路上,他買了一支霰彈槍。他隱隱覺得自己需要用它來壯膽。他本不是膽量很大的人。這些年眼看著不少同伙被警察抓了,還有些人在黑吃黑中喪生,表面上他很看得開,內心卻是無比恐懼。當年引誘他吸毒的那個工友后來也走上販毒的道路,前兩年被公安抓了,在“6·26”國際禁毒日那天被執行死刑。這件事對他的刺激特別大。從那以后,他經常做噩夢,夢見自己被警察追捕,無處可逃,黑洞洞的槍口就對著自己的腦袋。夢中驚來,他全身大汗淋漓不停顫抖,似乎真的世界末日降臨一般。他覺得凌文寬說得沒錯,錢花了是自己的,不花都是銀行的,因此他花起錢來絕不含糊。腦袋都賭上了,還有什么不敢做的?開心一天算一天。

  20136,閉志強又跑了一趟南寧,賺了十九萬元。晚上,他來到一家按摩店犒勞自己,看中了一個豐滿漂亮的四川姑娘。一夜風流之后,閉志強意猶未盡,帶著這個姑娘來了一次桂林自駕游。兩人猶如一對新婚夫妻,在山奇水秀的桂林玩了個盡興。

  剛回到佛山,閉志強就接到了梁凱建的電話,說現在佛山非常缺貨,已經籌備了一千二百萬元現金,讓他馬上通知凌文寬聯系貨源。

把“土豪”變成“秋后螞蚱”

  銀延輝已經擔任了十七年廣西壯族自治區公安廳禁毒總隊總隊長,是整個中國擔任省級公安機關禁毒總隊長職務時間最長的人。多年戰斗在禁毒一線的豐富經驗讓他敏銳地感覺到,這個案子收網的時機即將到來。但是在收網之前,必須做好大量艱苦細致的工作,才能牢牢把握案件的主動權。再過一年他就要退休了,他曾經擔心這個案件會成為他警察生涯中的遺憾,但現在又有了希望。這個機會他絕不能放過。

  兩年前第一次聽取這個案件的線索匯報時,那些嫌疑對象有的只是有個綽號而已,活動軌跡更是十分模糊。兩年多的時間里,他帶領專案組民警風雨兼程,輾轉粵桂兩省區二十多個市縣,如今不但一個個鎖定了犯罪嫌疑人,而且對他們的活動規律也了如指掌,他們現在的一舉一動,全在專案組的掌控之中。

  從以往情況看,每年“6·26”國際禁毒日前后,各地都會宣判甚至處決一批毒品犯罪分子,開展轟轟烈烈的禁毒宣傳,毒販這段時間一般都會收手避避風頭。但專案組發現,凌文寬販毒團伙在6月份卻異?;钴S,連續出入邊境進行了兩次大宗販毒活動,毒品都銷往廣東。專案指揮部對此進行了深入分析。打了兩年的交道,他們發現凌文寬是一個思維很反常規的人,比如說有個朋友邀請他去喝茶,剛打電話說不去,但隨即他就起身去了。為了對付公安機關的查緝,凌文寬偏好逆向思維,別人認為安全的,他會心存謹慎,絕不輕易下手。反過來,別人認為危險的,越不敢做的事情,他反而越要去做。另外,凌文寬本想通過開物流公司洗錢,由于無心經營,物流公司倒閉了,后來又跟越南人合伙開礦山,被騙走了一千多萬元,現在他急著要把錢給撈回來。因此指揮部判斷,即使臨近國際禁毒日,凌文寬依然會鋌而走險?,F在正是收網的好時機。

  凌文寬此刻并沒有感到逼近的危險。連續幾次大宗毒品交易得手,他早已得意忘形。617日晚上,習慣靠醉生夢死來麻醉自己的他出現在夜總會,帶著幾個在商場促銷的美女嗨翻了天。夜總會現場拍賣一些小禮品,凌文寬借著酒興慫恿旁邊的美女競拍,哄抬價格,本來一個成本價十幾塊錢的布袋熊,他們抬到了幾千塊,加上主持人有意推波助瀾,把整個大廳的氣氛推向高潮。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凌文寬得意揚揚,覺得這才是快意人生。

  第二天一大早,凌文寬接到閉志強的電話,說廣東那邊急著要貨,價格好商量,而且要把上次欠凌文寬的三百萬元給他送去。晚上,閉志強開車來到南寧。這次凌文寬沒有叫梁建雄去接,而是直接把錢放到了自己的車上,連夜趕到龍州邊境,找到越南毒梟商量購買毒品。越南毒梟借口風聲緊把價格提得很高,雙方談不攏,凌文寬一氣之下回了南寧。

  閉志強傻眼了。廣東那邊那么多毒品分銷商嗷嗷待哺,市場那么可觀,可這邊卻說沒買到貨。他跟梁凱建商量,又把價格提高了兩成,央求凌文寬一定要找到貨。

  620,凌文寬又一次開車到了龍州縣,聯系上平時給他供應毒品的越南人阿遠。阿遠有些吃驚,覺得凌文寬真的是膽大包天,說這段時間越南那邊也查得很緊,大家都不敢做了,怎么你還敢要這么多貨。凌文寬說這種時候更安全,因為警方根本想不到他們有這么大膽量。阿遠說原來訂的貨現在都上不來,叫凌文寬在邊境多等些時候。凌文寬哪里敢在邊境多待?他平時都是連夜走的,即使過夜也不過開著空調在車上迷糊一陣而已。聽了阿遠的話,他估計上次找的那個毒梟之所以獅子大開口,大概也是因為沒有貨。悶悶不樂地回到南寧,凌文寬一頭扎進賭場。沒想到這晚上手氣不錯,一下子贏了三十多萬元。凌文寬樂壞了,第二天一大早叫梁建雄去買一輛馬自達兩廂轎車,而且特意叮囑要買紅色的,象征著吉利和財運??催@手氣,想不發都難。

  呼呼大睡一覺之后,凌文寬果然接到了阿遠的電話,說貨已經過來了。這時候梁建雄已經買好了車,紅得特別鮮亮。凌文寬心花怒放,這么好的彩頭還怕什么?他當即和梁建雄開車到崇左市,梁建雄留在崇左等他,他自己則繼續開車前往龍州。

  盡管膽大,但畢竟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買賣,凌文寬還是留了心眼。每到一個服務區休息,他都要仔細觀察周圍的動靜,到了龍州之后,他干脆把車停在路邊,前前后后觀察了一個多小時,這才驅車上了一條鄉村小路。

  凌文寬在邊境一條偏僻的小路上一直等到天黑,阿遠才開著一輛遮擋著號牌的柳微面包車過來。下車后,阿遠打開后廂,提出了兩個綠色蛇皮袋。憑經驗凌文寬覺得這些貨不止他預訂的一百五十塊,問了一句: “怎么這么多?

  阿遠拍著他的肩膀說: “你先拿過去銷,銷完了再說。”

  兩人聯手做生意多年,彼此非常信任,已經達到不用押金就交易上百公斤毒品的程度。平時都是廣東那邊銷售之后,凌文寬再把錢付給阿遠。這次,凌文寬本該把上次的三百多萬元毒資交給阿遠,但對方連續兩次沒給貨,讓他有些惱火,索性就沒帶錢。沒想到阿遠匆匆忙忙,根本沒提錢的事,把毒品扔到他車上就走了。

  凌文寬開車駛向縣城,剛走了幾公里,突然從后視鏡里看見后面不遠不近地跟了一輛車,車上只有一個人,似乎是個女的。頓時,凌文寬渾身的汗毛全豎了起來,剛剛拿到毒品就出現這種情況,是不是被公安盯上了?他急忙連續轉了幾個彎,把車開進附近的甘蔗林里熄火停車。他想后面的車如果真是公安的,肯定會有人跟上來,那就只能把車和毒品扔下趕緊跑路。反正這車也不是以他的名義買的,毒品你叫它它也不會答應,保命最要緊。他全身繃得像塊鐵一樣,瞪大牛眼,發現跟在后面的那輛車根本沒停頓就開過去了,之后再也沒有其他動靜。

  天已經完全黑了,四周蛙鳴響起,黑魃魃的大山剪影像一個個巨大的怪獸伏在周圍。凌文寬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全身癱軟無力,七魂丟了六魄,半天回不過神來。雖然是虛驚一場,他還是把這次交易的整個過程篩了一遍,覺得這是個非常危險的信號。有心扔掉毒品,又舍不得,畢竟這批貨價值幾千萬元啊!

  思前想后,凌文寬決定給大哥凌云志打電話,叫他趕緊開車過來接應。

扣人心弦的收網大戰

  從617日深夜到22日凌晨,李躍副廳長、銀延輝總隊長和時任南寧市公安局長廖洪濤等領導聚集在自治區公安廳禁毒總隊指揮部,共同指揮調動禁毒總隊和廣西南寧、崇左兩地以及廣東佛山工作組的上百名民警,對凌文寬販毒團伙進行嚴密偵控,捕捉收網的以覓得最佳時機實施。

  621,凌文寬開車來到崇左后,崇左市公安局副局長許勝武坐鎮指揮,崇左市公安局禁毒支隊支隊長梁政、政委王先鋒,副支隊長蒙云開、農虎等率領幾組緝毒民警對進入視線的凌文寬接力跟蹤。凌文寬把梁建雄留在崇左市區,王先鋒帶領一組民警盯住梁建雄,其余各組繼續追蹤凌文寬。但是專案民警也不敢跟得太近,在凌文寬的車進入龍州縣的邊境鄉村公路之后,蒙云開一看情況不對,趕緊叫停。這條路上車輛稀少,繼續跟下去很容易暴露,而且這個地方靠近界碑,手機信號很差,經常打不出電話。

  果然,過了不到一個小時,凌文寬的車返回了。蒙云開等人無法判斷凌文寬是否已經買到毒品,只能繼續跟蹤。這時候,一個女民警由于缺乏經驗,跟得太緊,凌文寬的車猛地加速,連續轉了幾個彎后消失在一片甘蔗林里。

  “糟糕,很可能是暴露了!”消息傳到指揮部,大家都捏了一把汗。從現場的情況分析,這片地區出入只有一條道,前面負責觀察的民警沒有看到凌文寬的車出來,那他只能是開進甘蔗林里躲了起來,說明他已經發現情況不對頭。如果這個時候強行動手,他很可能棄車而逃,即使車上有毒品,也成了無主的貨,收網效果就會大打折扣。

  李躍和銀延輝等人都是身經百戰的資深刑警,對于毒販的心理吃得很準。他們分析,毒販只是懷疑有人跟蹤,現在應該是躲在甘蔗林里觀察,一旦有風吹草動立即逃跑。如果是這樣的話,毒品應該就在車上。此刻我方不能輕舉妄動,毒販沒發現警察,就不會舍得丟下車上的毒品,過一段時間,等他認為自己安全了,還會把車開出來。

  專案組民警接到指揮部命令,立即在各個路口隱蔽好,靜靜等待著犯罪嫌疑人的車開出邊境小路。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這段時間對于專案組民警來說顯得格外漫長。廣西的夏天天氣多變,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把整個甘蔗林肆虐得東倒西歪。

  一個多小時后,一輛五菱面包車開進了這條小路,濺起了一路水花。雖然在大雨中難以看清車牌,但專案組民警對這輛車早已了然于胸。這是凌文寬的大哥凌云志的車,看來,嚇破了膽的凌文寬把他大哥叫來幫忙了。

  過了不多久,那輛面包車又開了出來,往崇左方向駛去。梁政長噓了一口氣,命令外圍的農虎帶隊跟上。接著,凌文寬的車也出來了,卻是往大新縣的方向。毒販分頭行動,情況頓時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五菱面包車兩個小時后開到了崇左,在一家足浴店前停下,接上了一直在店里按摩洗腳的梁建雄,接著就由梁建雄往南寧開。他們交換駕駛位置的時候,負責監控梁建雄的王先鋒等人看得很清楚,原先開著五菱面包車的人正是凌文寬。

  情況報到指揮部,指揮部的氣氛又緊張起來。凌文寬和凌云志換了車,那么毒品到底在哪輛車上呢?凌文寬金蟬脫殼走高速回南寧,而凌云志開車到大新后不上高速,也不走原路返回,而是駛往天等縣方向。毒販到底想玩什么花招兒?指揮部細致分析,最后作出判斷,這一次毒梟肯定買到了大宗毒品,而這些毒品很可能還在紅色馬自達上。

  果然,回到南寧后,凌文寬讓梁建雄把五菱面包車開回家,自己開了一輛雷克薩斯轎車找他的情人開房鬼混去了。凌云志當晚從龍州到大新,然后又轉到天等縣、田東縣,專門在鄉村公路上鉆來鉆去,而且經常在路口突然停車,觀察后面的動靜。

  指揮部的領導徹夜未眠,指揮專案組民警在各個路口交替接應,死死咬住目標。直到凌晨五時,凌云志開車轉了幾百公里鄉村公路之后,終于從田東縣入口上了高速。此時主要犯罪嫌疑人凌文寬、梁建雄、閉志強、梁志平、梁凱建等都在專案組掌控之中,指揮部領導認為收網的時機到了,李躍副廳長當即命令各組做好動手準備。南寧市公安局副局長呂文率領上百名民警,按照事先分工,立即進入各預定位置和卡點。

  凌文寬和情人進入溫柔鄉的時候,專案指揮部正在討論是在路上攔截運毒車輛,還是放進城里,等他們交易的時候再動手。由于南寧市內道路擁堵,在城內跟蹤,一旦丟失目標,后果不堪設想,于是指揮部決定在運毒車輛進入南寧收費站后實施抓捕,只要現場抓到人繳獲毒品,其他組立即一起動手。

  一晚上繞了幾百公里路,把年紀不輕的凌云志給累壞了。上了高速公路后,他漸漸放松下來,恨不得立即趕到南寧找個地方睡一大覺。他萬萬沒想到,頭上懸著的這張天網已經無聲無息地收緊,就在進城的路口,緝毒民警閃電霹靂般的行動讓他措手不及,只得束手就擒。凌文寬很快也落入了法網。

  這天上午九時,正在龍州縣老家的梁志平被專案組民警抓獲。十時,閉志強在雷平鎮中軍村丈頭屯老家被抓捕歸案,當場從他家中繳獲毒資一百四十二萬元,霰彈槍一支,子彈十七發。

  凌文寬和粱建雄落網之后,銀延輝和邱玉城當即前往現場對其進行突審。凌文寬本來還想負隅頑抗,但一看邱玉城正是那天在大新縣兩次“邂逅”的“老板”,頓時臉色蒼白,知道民警盯他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再一聽銀延輝對他每天的行蹤都了如指掌,他垂下頭哀嘆一聲,乖乖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實。梁建雄、閉志強和梁志平在民警強大的訊問攻勢下先后繳械投降,并且表示愿意協助警方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

  盡管沒得到確切的信息,打電話給凌文寬和閉志強也沒聽出什么問題,遠在廣東佛山的梁凱建左眼皮依舊跳個不停,似乎已經預感到危機即將來臨。他打電話給老婆,叫她馬上把他的現金、護照、港澳通行證等物品送到怡翠馨園對面市場的停車場。專案組派駐廣東佛山的覃耀和和譚平沉著應對,與佛山警方在停車場四周布控,就等著梁凱建到停車場與他老婆見面。梁凱建十分警惕,開著車一路走走停停。民警在多個路段分兵把守,牢牢咬住了目標。當梁凱建把車開到停車場,下車剛想跟老婆要東西的時候,覃耀和、譚平沖上去將梁凱建摔翻在地戴上了手銬。

  民警在梁凱建家里繳獲海洛因十七塊近六公斤,毒資三百余萬元。緊接著,粵桂兩省區緝毒民警直撲毒梟在佛山南海城市花園的出租房,當場抓獲犯罪嫌疑人何永勤,繳獲毒資三百二十萬元、霰彈槍一支。梁飛龍和謝鵬飛也相繼落入法網。

  至此,專案組經過兩年多艱苦卓絕的努力,徹底摧毀了這個特大跨國販毒團伙,抓獲犯罪嫌疑人十一名,繳獲海洛因一百余公斤、毒資八百多萬元、販毒車輛十部,斬斷了一條從越南通往廣西、廣東以及香港、澳門地區的販毒運輸線。

  案件偵破后,廣西壯族自治區副主席、公安廳廳長高雄對專案組民警給予了高度評價。廣東省副省長、公安廳廳長李春生也對此案作出重要批示。

  2013918,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郭聲琨簽發命令,對廣西、廣東公安機關通報嘉獎。

 

3d试机号 广东快乐10分走势视频 安徽快三复式玩法查 千炮彩金捕鱼免费安装 中国最具长期投资股票 北京快3开奖结果 网络捕鱼赢钱游戏 股票指数学习 山西11选五遗漏走势图 850棋牌旧版下载大闹天宫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选遗漏